隆乳幸福,不是獲得多少,而是付出多少

2015-07-10

,小禮服

以戲劇表演做為一個圓心向外擴展,在劇團裡除了演戲,還可以學到燈光、服裝、編劇等舞臺技術,租車,不只是把表演當作興趣、遊戲,身為團長,他要看得比別人都遠:「在離開我們這裡以後,他還會有一技之長。戲劇給人的滿足,不只是在心理,它也可以滿足這個世界扭曲的價值觀。『有錢嗎?』有啊!只要你肯做、努力做,你在這裡學到的技術,到外面也可以養活你自己。」不只是讓青少年現在變好,更重要的是未來也可以好。

整個宇宙都會來幫你

【文字/徐嘉君 攝影/李昌元】

「小時候我不是個愛念書的學生,我知道被貼標籤的感受。」有過相同的感受,知道看起來壞壞的學生其實也渴望被瞭解和愛,「他們被安置在這裡,後來改變了,想要回去,已經準備好回去,可是,往往是這個社會還沒準備好接受他們。」余浩瑋一再強調,只要陪伴,很快就能感受出學生的改變,只是這個社會太多「指認」與分類,他們要回去,很辛苦。

接手臺灣第一個青少年劇團,余浩瑋深信不疑戲劇在他身上所產生的魔力,一定也能帶給其他孩子影響:「要他們馬上演戲,其實是不可能的,那你就要花很多很多時間跟他們相處。」在這裡,戲劇不是臺上的排練和演出,而是生活裡一點一滴的陪伴累積,比親人還要緊密的互動。余浩瑋時而嚴厲,時而溫和,只要不吝嗇陪伴,孩子就一定接收得到愛,「我知道他們在改變,也一直看到他們的改變。」等待改變要耐著性子,急不來。

故事裡的少年只有一件夾克、一本書,以及一群羊,余浩瑋沒有固定的收入,沒有人脈、資源,有的是一股堅定的信念,「我真的想要保護他們,並不只是方便行事而已。」戲劇能給大家探索生命的機會和勇氣,他替劇團裡的學生創造機會,要他們生長勇氣。

 

當學生的眼睛雪亮

 

幸福是什麼?對「青少年表演藝術聯盟執行長」余浩瑋來說,不是輕輕鬆鬆吃頓高級料理(他倒是有幾次被邀請吃豪華大餐的驚嚇經驗),而是藉由戲劇,帶領青少年感受真實社會。有感動才會演戲,懂得感動和演出,http://www.wgsq.net/forum.php?mod=viewthread&tid=552,也就能在人生的轉折處編寫屬於自己的成長故事。當他們因為表演而有了想要經營自己的企圖,這樣的改變,對余浩瑋來說,是最大的成就。

*本篇文章由《張老師月刊》授權報導,未經同意禁止轉載。

【完整內容請見《張老師月刊》2014年12月號】

青藝盟至今已經成立了十四年,每一年都以一個主題,貨運,讓學生經驗重要的命題,「今年的主題是『我們的美麗島』,要讓他們知道自己的歷史,http://www.yingkj.com/bbs/forum.php?mod=viewthread&tid=15553,知道自己的過去,也才能知道未來要往哪裡去。」戲劇沒有標準答案,不是學生不假思索只為了交出老師滿意的功課,他要學生懂得感受,思辨每一次價值的衝撞,才會有自己的路。「學生的眼睛是亮的,不是因為我跟他們說了什麼,而是他們自己經驗到真實的互動。」當學生的眼睛變成雪亮,余浩瑋也看到他們身上栩栩如生的美好青春。

讓別人更好,很幸福

迷途的年輕人就像風箏,近視雷射,需要有人拉他們的線,2014年7月啟動的「風箏計劃」,余浩瑋用戲劇陪伴這群孩子:「以前生命的那一塊是不圓滿的,現在有餘力了,想回來,幫助別人。」正規教育的未完成,讓他感到這個社會對青少年的關注是很有限的,「我用我的生命經驗,跟同樣也長歪的學生。」暫時長歪的學生,因為不愛讀書、讀不了書,在體制內受傷、被貼標籤,余浩瑋看見教育的缺陷,喜帖,這些學生在學校是被忽略的一群,新竹租車,生命的獨特掩埋在僵化的制度裡,甚至誤入歧途,戲劇是一個機會,讓他們重新找到自己。

很難想像高中就被退學的余浩瑋,通過對戲劇的熱愛與實踐,現在的他,歸結出成熟超齡的想法:「人生的價值不是得到多少,而是能夠付出奉獻多少。」青春時候的造反、胡鬧,曾經迷惘的年少,已經長大成人了。「戲劇,是人跟人相處的一門藝術,藝術教育不是只有玩而已,可以給他們東西,三民信合美整形外科皮膚科診所,不管是當下還是未來。」

對余浩瑋而言,無論怎麼做,核心價值只會有一個,「與其硬性去規範他們,不如找到他們想要成為什麼樣子的企圖心,這時候我們再進去,效果反而會好一些。」體制不是所有問題的解答,無法給出個別差異的需求;體制無法給的愛與關懷,他來補上,台北公司設立

 

往昔的風箏少年,今日吹起箏線的暖風

每個人都遠比自己想像中偉大,尤其當能以自己的能力去影響其他人變好、變快樂,這是多大的成就,「可以用你自己去影響人,切貨中心,你說這樣還不厲害嗎?」想要變得愈來愈厲害的余浩瑋,不是繞著錢打轉,不是以成為最知名的劇團為目標,而是期望自己更扎實地看見學生的需要。

近秋的下午,余浩瑋和青少年聚集在竹圍工作室,準備上課,這裡不是由規範、教條堆砌出來的生活,看起來日常並且美好。團長說,「幸福」這樣柔美的形容詞和他粗魯的個性實在不相配,只是幸福未必是細軟可愛的,也可以是堅強、動力,持續不放棄的理想,如同風箏少年翩翩飛舞的姿態。

余浩瑋:幸福,不是獲得多少,情趣用品,而是付出多少

2014-11-28 00:00:00

補上正規教育缺乏的愛

 

 

三十二歲的余浩瑋,外表隨興、不羈,說起話來也並不掩飾,看起來是豪氣的浪子,可是每每說起劇團裡的孩子,眼光總不自覺透出某種溫柔的磁場,「你知道這個方式是對的,可以給年輕人很多,為什麼不去做。」身為獨立劇團的執行長,以非營利的方式,挺起志氣地做自己想要做的事,身心疲弱的時候,《牧羊少年的奇幻之旅》會跑出來鞭策自己,「這本書我已經看了四次,每次看都有全新不同的體悟,『當你真心要做一件事時,整個宇宙都會來幫你』,我相信去跟宇宙對話,宇宙會給出回應。」余浩瑋說,真的很神奇,每次沒有錢,就要支撐不下去的時候,錢就會跑出來。或許也如那位牧羊的男孩,找到自己的使命,天地裡冥冥之力的支撐,讓神秘的故事翻版為現代的啟示。